侨鑫集团  企业招聘 
招生电话:
020-38298296
诚聘教师
联系我们
  •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汇景新城内汇景南路11号
  • 电话:020-38298296
  • 传真:020-38298296
  • 邮箱:hjxcsyxx@163.com
首页 > 家长学校 > 正文

关于中西家教的手记

2012-06-19 作者:翟永存

     为了写李阳家的美式家教这篇文章,我在广州采访了前来办疯狂英语培训班的李阳先生,紧接着飞抵北京,在李阳家里,和李阳的妻子KIM聊了整整一个上午,那时他们还没有离婚。

    文章写完后,拿给李阳过目—给主人公审稿,这是我的职业习惯,多年新闻从业经验告诉,一个小小的错误,即使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称赞,也有可能给主人公造成伤害。 李阳看完文章非常赞赏,不仅把文章全文贴到他的博客,还在博客里称赞说:“写这篇文章的翟老师非常专业。”在此,再一次感谢李阳老师(微博)接受笔者的采访,并激赏笔者的文章。

    写李阳家里的美式家教这篇文章的那几天,笔者一直在思索着中西教育的不同,为了更好地了解西方的教育,笔者又重读了卢梭的《爱弥尔》。

    笔者以前读过中国知名的许多教育家的书,但总觉得是各种教育方法,各家各有不同,也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读了半天,总在困惑地想,这各种各样的方法,家长怎么记得住呢。有没有一种教育孩子的态度,几句话就可以讲清,学了就真正地会教育孩子呢?而读《爱弥尔》时才觉得如醍糊灌顶,觉得这才是哲学层面的教育观,这才是触到教育本质的东西,这才是家长一学就灵的教育观。卢梭最重要的观点是让尊重儿童,让儿童自由地成长,按他的天性成长。

    以前是觉得在树林里,看到的是花朵和果实,但是林子的全貌是看不清的。现在,站在巨人的肩上,突然看清了林子的全貌,这是我读卢梭书的感觉。

    卢梭在他的《爱弥尔》里讲了一他永不会忘记的情景:一次,他看见一个保姆打一个啼哭的婴儿,婴儿马上闭嘴不哭了,卢梭心里想,这个孩子或许长大后有奴性,只要用严厉的手段就可以逼着他干这干那。可他想错了,这个挨了打的孩子,憋着一肚子愤怒,连呼吸都呼吸不出来了,小脸都青了。隔了一会儿,他才哭出声来,那高昂的哭声,包含着无边的怨恨和愤怒……卢梭甚至担心这孩子这样激动,会不会被气死。他说:“如果说,我怀疑过在人的心中是不是有天生的正义感和非正义感的话,单单这个例子就足可以消除我的怀疑。我相信,假使一块火热的炭偶尔掉到这孩子手上来的话,也许他觉得,还没有像轻轻地、然而是存心侮辱地打他一下那样痛呢。”

    正认为婴儿也有尊严,所以西方人都对小孩子非常尊重。一个中国学者曾问几个美国朋友,你们为何能够做到非常尊重儿童?美国朋友的回答惊人地一致:受了卢梭的影响。

    中西家教不同之处有很多,这里只谈三点:

    第一,正认为婴儿也有尊严,所以西方人都对小孩子非常尊重。中国家长虽然理论上认同要尊重孩子,实际上很多时候做不到。

    西方家长从孩子一生下来就会想,就把他当成一个有人格有尊严的独立生命个体来尊重。我们呢,把几个月的孩子当肉球,认为孩子两岁前不会“想”。

    看一看一些家长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吧——电梯里有许多人,一个母亲带着3岁的小女孩进了电梯,小孩子嘴里喊叫着要按电梯按纽,一边从人群里往前挤。母亲一把扯住孩子,大声训斥道:“公共场合,不许大喊大叫,你的礼貌哪儿去了?挤了这位叔叔,向他道歉!”小孩子哇地一声哭了。

    场景二:饭桌上,5岁的儿子嚼东西很响,爸爸厉声训斥道:“你怎么吃东西像猪一样响?嚼东西不能出声,这是礼貌!说你一百遍了,就是记不住!”

    家长可以教孩子有礼貌,但他根本不用礼貌的态度对孩子,这两个场景隐含的信息是:我想怎么说你就怎么说你,因为你还个孩子,你不值得我像对成人那样来尊重你,你只是个孩子,我不在乎你的感受。

    中国的家长对孩子说话常用命令。第一步,温和的命令:“好孩子,多吃一点吧。”第二步,严厉的命令:你到底吃不吃?!第三步,不吃?找打?!开始体罚。

    西方的家长跟孩子说话总是用商量、建议的口气,我们总是用命令的口气。北京师范大学(微博)心理学院发展心理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陈会昌说,英国美国的妈妈和孩子说话时,总是以“ DO YOU THINK……”(你是不是觉得)做开头:你是不是觉得该写作业了,你是不是觉得该吃饭了。

    对孩子的不尊重,还表现在不尊重儿童的天性,总是把他当成缩小的成人,总是不顾儿童的心理特点,把成人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强加在孩子身上。处于强势的成人,就像殖民者一样,打着为对方好的旗号,一厢情愿地把基督教、英语等他认为好的东西,一股脑地强加在被殖民者头上。这里边的区别只是,殖民者并非真的为被殖民者好,但父母却是真心真意是为孩子好。

    “在中国你恨谁就把谁送到小学”这话有点夸张,但现行的小学教育中有很多违背儿童天性的地方。孩子的天性是好动的,可是七八节课,将孩子几乎一整天圈在教室;孩子的天性是喜欢游戏的(动物都是在游戏中学习生存本领的),可是沉重得像山一样的作业,剥夺了孩子游戏的时间;孩子的天性是喜欢成功的,可是一次次考试让孩子饱尝了失败的苦涩,直到他对学习彻底失去兴趣……

    第二,西方家长注重培育孩子的生活技能,中国家长包办一切,对孩子是无限责任;在美国,父母对子女是有限责任,父母不会把孩子的事情全部包下来,孩子还必须承担一些家务劳动。如摆餐桌、洗自己的衣服、剪草坪等。

    在卫生间,两岁的孩子把卷纸抽得很长很长,在饭桌上,孩子把面包渣掉得到处都是。父母在前面走,刚会走路的孩子摇摇摆摆在后边跟。这都是非常美国化的镜头。美国的父母认为,不能打击孩子做事的积极性。虽然一顿饭下来,孩子衣服弄脏了,但他们认为,把衣服洗干净比重新培育孩子独立生活的积极性,要容易得多。

    美国父母认为,孩子能做的,就让他自己做,这是对孩子的一种尊重。举一个西方人对残疾孩子尊重的例子,也许能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这个观点。父母带着残疾的孩子去旅游的话,决不会因为孩子残疾就帮他背包,要让孩子觉得自己有能力照顾自己,不是一个需要别人照顾的废物,这就是一种尊重。

    比起美国家长,中国父母是太爱孩子了,他们以照料孩子的生活为永远的天职。他们宁愿给孩子喂饭,而不肯让孩子自己吃饭,仅仅是因为怕孩子把衣服弄脏。引导孩子养成打扫卫生的习惯,远比你替他打扫房间更费事费力,教会孩子做饭,也比你为他做好饭更为复杂更为艰巨。但是,别忘了,培育孩子的生活技能是为人父母的责任。

    很多家长抱怨孩子的独立性差,太依赖父母,就是因为家长不知道0~3岁是培育孩子生活能力的重要时期。培育孩子的生活能力也得从娃娃抓起。不能认为孩子小,就总想代替孩子做事;或者怕孩子伤了自己,就制止他做任何尝试。这等于斩断了孩子自信、独立等生存能力的触角,使孩子的生存能力就此夭折。

    培育孩子的生活技能也是培育他自信心的手段之一。

    美国伊丽莎白·潘特利在她的《家庭教育八堂必修课》中写道:“或许让孩子量力做一些家务的最大好处是能增强他的自尊心。孩子变得越能干,他就会越充满自信。有了自信和所有重要的生活技能,孩子就会变得更坚强,在生活中更加朝气蓬勃,能够应对一切生活的挑战。”

    家长如果永远做孩子的保姆,就剥夺了孩子成功跨入成年人的生活技能,家长的最终责任是帮助孩子形成生活技能,依靠自己能力独立生活,独立走向社会。

    教育家陈鹤琴在他的《家庭教育》一书里指出,大人替小孩子做事情,其坏处多多。首先,剥夺小孩子肌肉发展的机会。其次,养成小孩子懒惰的性格。小孩子的事情样样由他父母替代他做,那他以后就不高兴自己去做了。他视父母如奴隶,以为是上帝给他的使者,所以无论什么事都推给父母去做。以后他在社会上做事,也成为不尽职的人了。我可以说大多数人懒惰的都是在他们小时候养成的,也可以说是他们父母替他们养成的。再其次,养成小孩子不识世务,不知劳苦的性格。不亲自做过的事情,则不知别人的劳苦;不经过许多事务,则不知世的艰难。

    中国的父母一方面是孩子的主人,操纵孩子的一切情感意志甚至理想,“妈妈这样做都是为你好”,以爱的名义控制孩子,另一方面包办了孩子的一切生活琐事,是孩子十足的奴仆。这样的双面父母,教会了孩子服首称臣、逆来顺受,也教会了孩子不劳而食、奴役他人,唯独没有教会孩子怎样平等地待人。

    第三,美国人注重孩子自信的培育,教育以鼓励肯定为主。中国的传统教育是戒尺教育,认为玉不琢不成器,以批评指责为主,不利于孩子自信心的建立。

    教育不仅是培育孩子一种技能,更为重要的是把孩子培育成一个自信的人。鼓励是培育孩子自信心的最有效的手段,一如指责苛求是摧毁自信心的最有力手段。

    中国的家长现在也非常注重鼓励孩子了,周弘的赏识教育风靡全国,以让孩子体验成功为主的成功教育由刘京海校长的倡导,也被众多的中学老师所接受。可是,在中国学习美国人表扬孩子的做法时,美国人却突然反省,这样一味地鼓励孩子,称赞孩子是天才的做法,到底对不对?因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参加工作走向社会后,发现自己并不如父母所说的那样“你是天才”,他们接受不了自己只是一粒尘埃的残酷现实而坐到了心理专家的咨询室里。

    其实,鼓励和批评都是教育孩子必不可少的手段,中西家教路径虽有不同,也很难分出高低,关键是度的把握,表扬要适度,要讲究方法,批评也要适度,也要注重方法。不管是批评孩子还是表扬孩子,都要有一颗尊重孩子的心,尊重孩子的心理特点,尊重孩子的人格,如此,表扬和批评才会如春雨润物一样滋润孩子的心田。没有了尊重,表扬是强者的恩赐,没有了平等,批评就带了轻慢与不屑。

  第四,美国注重孩子的自由和当下的幸福,中国的父母更重视孩子的成就更看重为孩子的将来负责。

    在美国,孩子的快乐和幸福是压倒一切的  。孩子读小学中学时,父母总开车送孩子到一个又一个球场参赛,做孩子的啦啦队。美国的妈妈因此被称为运动妈妈。而中国的妈妈被称为功课妈妈——她们更多地送孩子参加实习班或学琴什么的,或者在家陪孩子做功课。这并不是说美国人不注重孩子将来的成就,只是,他们希望鱼与熊掌能兼得,或者即使功利一定要用“幸福”包装一下,而中国的父母则理直气壮地只要熊掌。

   当孩子不愿意学琴时,美国的父母不会强迫,他们只会耸耸肩,说好吧,这是你自己的事儿,你有权做决定。而中国的父母一定会理直气壮地逼孩子学琴,如果孩子像江姐一样宁死不屈,父母也像刘胡兰一样坚强勇敢。最后的结果是,孩子一边流泪一边弹琴,想必这场景司空见惯。父母认为这样做天经地义,是职责所在:“孩子说不学就不学?他还小,当然不能由着他!得为他的未来负责。”还真说对了。从美国回来的一个朋友对我说,他小时候学过弹钢琴,后来学烦了,也就放弃了。长大后见大学同学弹得一手好钢琴,他羡慕不已,回到家责备父母没让他坚持下去。父母一脸冤枉:“是你死活都不肯再学的啊。”朋友更是一脸冤屈:“我那时候才6岁,我懂什么?”


    其实,中西家教之诸多不同点,都可以溯源到生存的压力之轻重不同。美国的高中毕业生,成绩再差也能读社区大学,激烈竞争只限于哈佛等名牌大学;毕业后都有一份丰衣足食的生活,激烈竞争也只限于能否进入摩根斯坦利等能给个人发展提供广阔前景的公司。而我们的孩子,所面临的生存和发展压力实在太大了,以至于家长不可能不焦虑,于是苛求孩子完美似乎也成了别无选择的选择。

  • 学校地址:广州市天河区汇景新城内汇景南路11号
  • 学校邮箱:hjxcsyxx@163.com
  • 学校电话:020-38298296
  • 汇景新城实验小学版权所有
  • 未本站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内容